陕西府谷煤矿塌方18人被困 矿难为何频频发生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投资项目

  据榆林市政府值班室8月16日晚9时40分向新华社记者透露,陕西府谷县大昌汗乡瑞丰煤矿发生冒顶事故,“目前有2人已安全升井,仍有18人被困井下,情况不明”。矿工是一个危险的工作,每一次下井都是有很大的风险,矿工不可能知道井下什么情况及周边的土质如何,在矿下干活很危险,矿工在下井工作,休息,及头一天的睡眠要有所保障,要在精神充足的情况,下井工作,才可以。【详细】

  矿工的保险非常主要的,给矿工上意外伤害险十分重要,矿工的安全,受到意外伤害时他们的安全,对于矿工的各项福利也要有所,让矿工下井工作时不为家里发愁,很多国有矿业对这一点非常重视,有的煤业集团为矿工提供楼房等生活设施,帮助家属解决各种困难。选择做矿工也要到正规的企业,私人的矿不保险,还有很大的危险,因此矿工的日常生活,作为煤矿的工会想办法这些工作做好,帮矿工解决家里的事,矿工的福利。

  据榆林市政府值班室8月16日晚9时40分向新华社记者透露,府谷县大昌汗乡瑞丰煤矿发生冒顶事故,“目前有2人已安全升井,仍有18人被困井下,情况不明”。据悉,事发之后,副省长李金柱,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、市长陆治原已赶赴事发现场。

  另据新华网消息透露,事故矿井系一年产150万吨的整合技改矿井,“估计被困人员在10人以上,有说法称被困人数在30人至60人之间”。而关于冒顶事故发生时间,该消息称是8月16日晚7时左右。

  而事发煤矿一位来自重庆的阎姓矿工告诉本报记者,昨日下午1时50分该矿发生冒顶,有许多矿工被困井下,塌方处距井口大约4000米。8月16日晚10时40分,记者与榆林市政府秘书长陈保平取得了联系,他确认府谷县发生矿难,具体伤亡人数尚未明确。记者于今日零时许抵达现场时,看到矿工和家属上百人聚集在事发矿井附近等待消息。零时30分,矿山救援队开始下井,120救护车、警车等在周边,矿井口已拉起警戒线。

  矿工王立君(音)的妻子刘兴平(音)说,他们是重庆巫山县人,今年2月来到矿上打工,老公是白班(早上6点到下午6点),早上下井了,到下午近3时,她得到矿上发生事故的消息后赶了过来,可是等了半天,老公还是没有出井。据今日凌晨1时许府谷县委、县政府通报,8月16日日下午2时左右,瑞丰煤矿顶板冒顶事故共导致约20人被困井下,2人升井。

  府谷煤矿塌方事故又一次刺痛人心。翻开每一年的日历,在每一个月份里,都有那么几页沉甸甸的、黑色的日历让人心颤。一次次矿难,一场场灾难,“矿难”这两个字在电视、报纸上出现的频率比比攀高,无不在人们的心里埋下阴影,让那些遇难者家属痛彻心扉。然而,矿难频发的症结到底何在呢?

  “安全生产”一直是国家安监总局反复强调、极为重视的一个关键词,也应该是所有企业老总包括煤矿老板烂熟于心的几个字。无视安全隐患的超负荷生产付出生命的代价并不令人意外,而这样的事故一次接一次发生却令人惊诧且愤然。

  每一次矿难的背后都有着相似的因果关联,那就是经济利益驱动,而原因也就无外乎那么几点,其一,一些煤炭企业惟利是图,在高煤价的诱惑下铤而走险,罔顾矿工的生命。煤炭企业存在无序开采、超挖乱采的现象,一些小煤窑无照开采,盗采乱采。一些煤炭企业用行贿手段寻求“保护伞”,逃脱安全监管。其二,一些地方政府在片面政绩观的主导下,对一些煤炭企业的违法违规行为监管不严,个别官员“官煤勾结”,充当违法企业的保护伞,阻挠、干扰执法检查。还有一些地方政府执法混乱,选择性执法。其三,煤炭行业的体制落后、僵化,煤炭资源的产权不够清晰,资源价格也没有形成合理的机制。煤炭企业对于煤矿的长远前景缺乏稳定的预期,因此产生短期行为。

  事实上,在很多国家,采矿并不是高危行业。我们国家在矿难治理上也不可谓不重视,《金属非金属地下矿山企业领导带班下井及监督检查暂行规定》把领导下井作为一项硬性规定,要求确保每个班次至少有1名领导在井下现场带班,与工人同时下井、同时升井。这项措施一出台便引出一喝彩,按照理论推断,这样的措施应该是非常行之有效的手段:把领导和工人的安危系在一起,领导还能不重视措施?毫无疑问,如果领导能够与矿工同时下井,前者哪怕基于对自己身家安全的考虑,也会尤其重视安全生产。事实也表明,领导坚持带班下井,由于现场有人敢拍板,井下各种安全隐患会得到及时整改,这样,许多事故是可以避免的。所以,从某种意义上说,矿领导下井不是陪死,而是共生。然而,如果领导下井制度不能落到实处,再好的制度设计也可能是枉然。危险依然只是矿工的,煤矿高利润低成本的生产方式依然可进行下去,带血带泪的矿难仍然得不到遏制。

  而事实上,得不到执行的,又何止是“领导下矿”的规定。在对付矿难的那么多办法中,哪怕有个别得到好的执行,矿难就会大大减少。屡次矿难的事故通报中,都可以从原因中看到“三违”身影,相关的安全生产制度都被虚置。制度得不到执行,是矿难发生主要的原因。